诗词名句传 诗中千古流传的名句是

博主:古诗词网古诗词网 2022-11-23 19:28:05 287

  ●钟晓毅

  唐诗宋词的浩瀚天地里,闪烁着许多璀璨夺目的明星大家,而以性格或文化精神而言,苏轼(苏东坡)大约是最得后人喜爱的一个,或许宋代是中华民族精神真正形成的重要阶段,而苏东坡的生活方式和精神品质则是宋代士人中最突出的代表:既纯净又复杂,既简单又丰富,既入于世间又超乎尘外,既棱角分明又阔大包容……看似矛盾却又相互辉映的精神特质,成就了一位难得的文章宗师、诗歌大家、词坛盟主、书画高手的浓彩重墨,正如林语堂在他的《苏东坡传》所形容的:(他)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实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但这些尚未能道出苏东坡的全部。一提到苏东坡,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的会心一笑。终其一生他对自己完全自然,完全忠实。他始终卷在政治漩涡中,却始终超脱于政治之上,没有心计,一路唱歌、作文、评论,只是想表达心中的感受,不计较本身的一切后果。就因为这样,今天的读者才欣赏他的作品,佩服他把心智用在事件过程中,最先也最后保留替自己说话的权利;他的作品散发着活泼的人格,有时候顽皮,有时候庄重,随场合而定,但却永远真挚、诚恳,不自欺欺人。他写作没有别的理由,只是爱写。今天我们欣赏他的著作也没有别的理由,只因为他写得好美、好丰富,又发自他天真无邪的心灵。

  他的作品确实氤氲着无限的诗情画意,他是既能豪放又能婉约,豪放婉约,两擅其长。在他的豪放词里头,古今人们喜欢举作例子的,首先是【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念奴娇”这个调子本高亢宏阔,适于表达豪放感情。诗人连用重复字“江”、“国”、“人”、“故”等字,构成重迭回旋的感情波涛,并于许多句末用了仄声,使全词的音节造成一种“拗怒”的声情,充分表达出激越豪迈的气魄。难怪有歌者形容:“柳郎中(柳永)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东坡)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而真正代表苏东坡豪放风格的应是【江城子】《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整首词都体现出气势雄伟,虎虎有生气,精神抖擞的性情之豪,胆气之壮,虽然中间有“鬓微霜”气氛似乎稍一沉,但接以“又何妨”?又使内心豪情毕见。“酒酣胸胆”以下三句,是“老夫聊发少年狂”的精神升华,也是“牵黄擎苍”境界的深一层表现。因此,才有“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的渴念,才产生了“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伟大抱负。

  人在任何时候,都应有精神追求,苏东坡一生宦海浮沉,屡遭贬谪,还曾被捕入狱,几乎送掉生命,但在逆境中,他总是引身物外,以达观态度对待,他有一句名言是:“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所以他总是祝愿“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天涯何处无芳草”,风雨来时,“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看到美好的景物,立刻化为诗句,感染了一代代的中国人,你看,他写西湖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他写中秋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都是美不胜收、传颂千古的,让人不管在任何环境任何时候读来,都深深体悟到它们不仅内涵丰富,而且形式新颖,诗风时而髙蹈时而素朴,诗思时而发散时而聚焦,既关心表象层面上的交流,更着重关注精神世界的相互联系,企望通过丰富的精神历程去克服现实的羁绊,朝着更加纯粹的精神天地高翔而去。那些自由的、温和而又强劲、豪迈或婉约的诗词,有时像复杂的音乐咏叹不已,有时又像一首简单的民间歌谣进行比兴,有时情怀缠绵,有时又轻松快意,甚至还有戏剧性情节的浓缩铺排……用多种方式去吸引、引导读诗词的人与他一起直接去面对人的存在的旷远,以及去思考怎样达到这种人的本真的存在,揭示出诗词中蕴涵的更深一层的经验:相信生命中美好的东西,相信生活中平凡的经验,相信生存中升华的可能,从而把人的精神性生存推到了思维的前沿,折射出那种生命辽阔的味道。

  而广东读者最为熟悉的,是苏东坡被贬岭南后的诗词佳句,一个人面对那么大的屈辱而且一贬再贬,活在纠纷迭起的时代,越来越无奈、无力、无望,但他依然欣赏生命的每一时刻,尘世生活的每一刻依然美好,在罗浮山脚,吃到了晶莹的荔枝,他马上赋词一首:“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黄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在海南儋州,他用槟榔叶编成帽子,罩在头上,悠然自得。更有趣的是,他还拿椰子壳请别人加工成“椰子冠”顶着出门上市集,并以诗释疑:“天教日饮俗全丝,美酒生林不待仪,自漉疏巾邀醉客,更将空壳付冠师。规模简古人争看,簪导轻安发不知。更著短檐高层帽,东坡何事不违时。”可见什么境遇都难不倒他,快快活活,无忧无惧,像旋风般活过一辈子。最令我们感动的是,贬到惠州,他就说“饱吃惠州饭,细和渊明诗”,到了儋州,他又说:“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并有“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等等的旷达之语,最最难得的是,岭南好山好水好人给予他充足的滋养,所以尽管是被贬完又贬,反而“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诗词名句传 诗中千古流传的名句是

  此句一出,就可知道,苏东坡的一生就不仅是天性豁达、襟抱开朗,处处坦然这么简单了,他简直是留下了让我们寻找幸福家园的密码!说到底,走向幸福说难不难,顺天应命,以客观积极的态度安身立命,有梦想,不自私,爱自由,有情怀,具有坦荡宽宏的心襟和丰富的情操……能把这些密码都串起来并生活在其中,那你无论之前从什么地方来,到了岭南,到了一年四季郁郁葱葱、鲜花遍野的广东,每一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他的栖身之处和乐活所在,那才不至于有着与美好事物交臂而过的遗憾,而是充满着“此心安处是吾乡”的淡定从容和“一蓑风雨任平生”的快意自在。

The End

发布于:2022-11-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恩尚生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