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哀悼名句 古希腊哀悼名句大全

博主:古诗词网古诗词网 2022-11-24 14:22:08 176

格奥尔格·特拉克尔(GeorgTrakl,1887-1914),奥地利表现主义诗人,出生在一个富裕商人家庭。18岁因考试不及格从中学退学,随即去一家药房当学徒。23岁获药剂硕士学位,同年应征入伍。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因服毒过量死于前线,年仅27岁。主要作品有:散文《梦魇与癫狂》(1914);散文诗《启示与没落》(1914);剧本《海市蜃楼》(1906),《蓝胡子》。(1908,断片);诗集《梦中的塞巴斯蒂安》(1915),《取自金圣餐杯》(1939)。最后这部诗集恰好可以概括诗人的一生,因为“圣餐杯”(Kelch)在德文中原有三层含义:圣餐杯(宗教),花萼(性),苦难。

  本文选自豆瓣t特拉克尔小组

版权声明 ©不做商业使用,仅用于交流学习,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澄明的秋天 ·特拉克尔诗选

  欢迎关注诗翼阅读旗下公号

◆ ◆ ◆ ◆ ◆

沉睡的昏暗的毒汁中,梦见星星和母亲白色的面孔,岩石般的面孔。苦涩的死亡,负罪者的寒食;尘土的面目早已在种族的褐色枝间随狞笑化为齑粉。可那人曾经在接骨木的绿荫里轻轻歌唱,当他从恶梦中醒来;甜美的游伴,一位玫瑰色的天使来到他身旁,于是他,一只温顺的兽,向着夜睡去;他看见星星纯洁的面孔。夏天来临,金黄的向日葵垂过花园的篱笆。哦,蜜蜂的辛劳和胡桃树的绿叶;呼啸而去的暴风雨。罂粟花也银闪闪开放,在绿色的荚里结出我们朦胧的星梦。哦,当父亲隐入黑暗,家多么寂静。紫色的果实在树上成熟,园丁活动坚硬的手掌;哦,闪闪阳光下的粗呢标记。但死者的影子在傍晚默默加入同类哀悼的圈子,他的跫音晶莹地穿过树林前面的绿草地。那些沉默者汇聚在餐桌旁;垂死者用腊样的手撕开面包,滴血的面包。惨哉,妹妹岩石般的眼睛,就餐的时候她的癫狂踏上了哥哥朦胧的前额,面包在母亲痛苦的手中化为石头。哦,腐烂者,那一刻他们用银色的舌头令地狱沉默。于是灯盏熄灭在清凉的房间,受苦的人们透过紫色的面罩默默相望。哗哗的大雨彻夜未停,田野顿时凉爽。荆棘的荒原上昏暗者追随庄稼地泛黄的小径,云雀的歌声和绿枝柔和的寂静,似乎找到安宁。哦,村庄和苔藓的石阶,燃烧的景象。可是此刻脚步象牙般晃过树林边沉睡的蛇,耳朵始终追随着山鹰的嘶鸣。他曾经在傍晚发现岩石的荒凉和为一个死者送葬,送入父亲昏暗的家。紫色的云阴蔽了他的头颅,乃至他默默袭向他自己的血肉和肖像,一个朦胧的面孔;像石头一样沉入虚空,那一刻一个垂死的少年,妹妹出现在破碎的镜中;黑夜吞没了被诅咒的种族。(选自特拉克尔《梦 魇 与 癫 狂 》)

  

▍致妹妹

  你去的地方将是秋天和黄昏,

  蓝色的野兽在树下沉吟,

  寂寞的池塘静卧黄昏。

  群鸟的飞翔悄声沉吟,

  忧郁印在你的眉间。

  你浅浅的微笑也在沉吟。

  上帝弯曲了你的眼睑。

  夜里,耶稣受难日的孩子,

  星星搜寻着你的额间。

  ▍澄明的秋天

  年之终结如此盛大:

  金色的葡萄,果园的果实。

  树林沉默神奇而圆满,

  树林是孤独者的伴侣。

  农夫这时说:年成不错。

  悠悠的晚钟轻轻飘散,

  给终结带来欢乐的情调。

  迁徒的候鸟声声啼唤。

  这是柔和的爱情季节。

  随轻舟漂下蓝色的小河

  美丽的画图一一展现——

  在安息和沉默中缓缓沉落。

  ▍深 渊

  一场黑雨落在收割后的庄稼地。

  一棵褐色的树孑孑独立。

  一阵疾风刮过空荡荡的草棚。

  这个黄昏多么忧伤。

  走过村庄

  柔和的孤儿还在拾零散的麦穗。

  她圆亮的眼睛在暮色里觅食,

  她心中期待着天堂的新郎。

  回家的路上

  牧人发现柔美的躯体

  腐烂在刺丛里。

  我是一个影子远离阴沉的村庄。

  从林苑的井里

  我啜饮过上帝的沉默。

  冰凉的金属践踏我的前额

  蜘蛛搜寻我的心。

  一丝光熄灭在我的嘴里。

  夜里我曾在荒原找到自己,

  沾满了星星的垃圾和尘埃。

  榛子林中

  再度响起晶莹的天使。

  ▍死亡临近(第二稿)

  哦,傍晚正潜入童年幽暗的村庄。

  柳树下的池塘

  充满了忧郁刺鼻的呻吟。

  哦,树林悄悄垂下褐色的目光,

  当狂喜年代的紫色

  从孤独者干枯的手掌沉落。

  哦,死亡临近。让我们祈祷。

  在香烟 薰黄的柔和的衾枕上

  恋人瘦削的肢体今夜分离。

  ▍阿 门

  朽物滑过霉烂的小屋;

  黄色台布边的影子;昏暗的镜中拱起

  我们的手掌象牙色的悲哀。

  褐色珍珠流过僵死的手指。

  静悄悄

  一位天使睁开蓝色的罂粟眼。

  傍晚也是蓝色;

  我们死去的时刻,阿茨拉埃尔的影子

  遮蔽了一个褐色的花园。

  ▍傍 晚 之 歌

  傍晚,我们走上昏暗的小径,

  前面出现了我们苍白的身影。

  口渴的时候,

  我们饮湖里白色的水,

  悲伤的童年的甜美。

  早已死去我们沉眠在接骨木的树丛里,

  注视灰色的海鸥。

  春天的云升上阴沉沉的都市,

  这都市令更高贵的僧侣时代沉默。

  当我握住你那双瘦小的手,

  你悄悄睁开圆圆的眼睛,

  这是在很久以前。

  可是当昏暗的谐音触动灵魂时,

  白色女郎你出现在朋友秋天的风景里。

  ▍三 窥 亚 麻 布 ①

  ——致E·布施贝克

  1

  窥视亚麻布:葡萄的枯藤和乌云的沉静

  盘绕着村庄,黄色的磐石山岗

  和傍晚泉水的清凉:挛生的明镜

  镶着影子和滑腻岩壁的镜框。

  秋天的路和十字架走进傍晚,

  歌唱的香客和血迹斑斑的亚麻布。

  孤独者的形象于是转向内部,

  他穿过,苍白的天使,空空的林苑。

  焚风起于黑暗。苗条的少女钟情

  萨蒂尔;②色情的僧侣苍白的祭司,

  他们的癫狂缀满百合花,美丽而阴沉,

  朝上帝金色的圣柜合掌敬礼。

  2

  沾湿了圣柜,一滴玫瑰色的露珠

  挂在迷迭香上:风吹过气味像医院

  和坟墓,混有高烧的狂叫和诅咒。

  骸骨爬出祖坟阴森又腐烂。

  蓝色的泥泞和面纱里老翁的女人跳舞,

  污秽的头发沾满黑色的泪水,

  干枯的柳树上男童迷失在梦里,

  麻风使他们的前额粗糙而秃露。

  傍晚沉入窗门多么温和。

  一位圣人步出他黑色的伤疤。

  紫色的蜗牛爬出粉碎的硬壳,

  吐血于编扎的刺藤僵硬可怕。

  3

  瞎子把香烟洒入溃烂的伤口。

  红金色衣裳;火炬;吟唱的诗篇;

  少女们像毒虫缠绕主的身躯。

  蜡制的人物踏过烈火和硝烟。

  患麻风的布谷领跳子夜的轮舞

  枯骨一般。非凡奇遇的花园;

  黑色刺丛中的扭曲物;花的鬼脸,

  笑声;巨形怪兽和滚动的星宿。

  哦,贫穷,乞丐的汤,面包和香葱;

  树林前的茅棚里生活的梦想。

  黄色田野上灰色变硬的天空,

  一阵晚钟按古老的风俗吟唱。

  ① 特拉克尔诗中的“亚麻布”大概有两层含义:耶稣的裹尸布或女人(妹妹)的亚麻衫。——译者注。

  ② 希腊神话中耽于淫欲的森林之神,有尾巴和山羊腿。——译者注。

  ▍夜 歌

  不动者的呼吸。一张兽脸

  因蓝光,因蓝光的圣洁而僵化。

  岩石里的沉默无边无际;

  夜鸟的面罩。轻柔的三和弦

  化为一个弱音。厄莱!你的面孔

  无言俯向淡蓝的湖水。

  哦!真理沉寂的明镜。

  孤独者象牙般的沉眠

  映出陨落的天使的残辉。

  ▍埃 利 昂

  心情寂寥的时候

  多么美妙,阳光下走过

  夏日黄灿灿的墙垣。

  轻轻趟过草地;潘神之子却依然沉睡

  在灰色的大理石下。

  我们在傍晚的草坪醉饮棕色的葡萄酒。

  绿叶掩不住灼灼的桃红;

  温柔的小夜曲,欢畅的笑声。

  黑夜迷人的寂静。

  在幽暗的草地上

  我们与牧人和白色的星星相逢。

  ▍如若秋天来临

  林子里一片肃穆的澄明。

  我们怀着柔情沿红墙漫步,

  目光随飞鸟远去。

  傍晚白色的水沉入墓园的骨灰坛。

  光秃秃的树枝透出晴空。

  农夫洁净的手上捧着面包和葡萄酒,

  墙上的果实在阳光下安然成熟。

  哦,可敬的死者的面容多么严肃。

  心灵却陶醉于正当的观望。

  废园的沉默无边无际,

  年青的修士额上挂着棕色的叶环,

  他的呼吸啜饮冰凉的金辉。

  手掌触动淡蓝湖水的年龄

  或寒夜里姐妹们白色的面颊。

  轻柔的脚步悄悄走过亲近的房间,

  那里一片沉寂,槭树沙沙作响,

  也许乌鸫鸟还在歌唱。

  昏暗的身影,人是美丽的,

  当他惊奇地舒展四肢,

  在紫色的洞穴里默默张望。

  晚祷时陌生人自失于十一月黑色的毁灭,

  干枯的树枝下,沿着麻风墙,

  神圣的哥哥从前走过的地方,

  他已沉入癫狂那柔和的旋律,

  哦,晚风寂然止息。

  垂死的头颅在橄榄树的阴影里垂下。

  种族的没落令人震憾。

  在这个时辰观望者眼里蓄满了

  他的星辰的金辉。

  钟声在傍晚沉没,它不再敲响,

  广场黑墙倾倒,

  死去的士兵催人祷告。

  一位苍白的天使

  儿子步入祖辈空荡荡的家。

  姐妹们已去远方拜谒白色老人。

  夜里梦游人曾在穿廊的圆柱旁找到她们,

  从悲哀的朝圣归来。

  哦,她们的长发沾满了污秽和蛆虫,

  他进去站住银色的脚,

  早已死去她们走出空洞的房间。

  哦,子夜暴雨里的诗篇,

  奴仆曾用荨麻抽打温柔的眼睛,

  接骨木的幼果

  正惊悸地垂向空空的坟墓。

  一双失色的月亮悄悄滑过

  少年的迷狂亚麻衫,

  在他追随冬天的沉默之前。

  一种崇高的命运沿基德隆溪沉思而下,

  那里雪松,一种柔软的造物,

  伸展在父亲蓝色的眉间,

  夜里一个牧羊人领羊群穿过牧场。

  或有梦中的呼叫,

  当一个金属天使在林苑向人逼近,

  圣者的肉体熔于炽热的铁锈。

  紫色的葡萄缠绕土屋,

  ——泛黄的麦捆,

  蜜蜂嗡嗡,鹤鸟飞翔。

  复活者相逢在黄昏的山路上。

  麻风病人映在黑色的湖水里;

  他们要末敞开沾满秽物的衣襟

  向着熏风痛哭,风从蔷薇色的山坡吹来。

  苗条的村姑摸索穿过夜的深巷,

  她们能否找到那挚爱的牧人。

  礼拜六的小屋响起柔情的歌声。

  也让歌声记住这男童,

  他的癫狂,白色眉毛和他的沉沦,

  记住睁着蓝眼睛的腐烂者。

  哦,多么悲哀的重逢。

  黑色的房间里癫狂的阶梯,

  敞开的门下老人的影子,

  埃利昂的灵魂窥入蔷薇色的镜中,

  雪花和麻风坠离他的前额。

  星星与光的白色形象

  已在墙上熄灭。

  地毯下爬出坟墓的骸骨,

  山坡上朽坏的十字架的沉默,

  紫色的夜风里香烟的甜美。

  哦,黑嘴里眦裂的眼睛,

  那一刻,孙子在柔和的癫狂中

  孤独地沉思更昏暗的终结,

  无言的上帝向他垂下蓝色的眼帘。

  ▍春 季

  雪曾悄悄坠离昏暗的步履,

  树荫下恋人

  正撩起蔷薇色的眼帘。

  夜和星星始终追随着船夫

  阴郁的号子;

  浆合着节拍轻击水面。

  倾圮的墙边紫罗兰

  就要盛开,

  孤独者的长眠静静地抽绿。

  ▍兰斯的傍晚(第二稿)

  沿泛黄的麦捆漫步

  穿过暮沉沉的夏天。新漆的门拱下,

  燕子穿梭,我们畅饮烈酒。

  美呀:忧郁和紫色的酣笑。

  如今傍晚和绿草幽暗的气味

  一阵阵凉彻我们灼热的前额。

  银色的水漫过树林的梯坎

  和黑夜,无言地漫过被遗忘的生活。

  朋友;繁茂的小径引入村庄。

  ▍僧 山(第二稿)

  荒芜的小径在秋天榆树的荫影里沉降,

  远离树叶的寮棚,沉睡的牧人,

  昏暗的清凉身影始终随流浪者

  越过嶙峋的山道,男童风信子般的声音,

  悄悄诉说被遗忘的森林神话,

  一只病兽此刻更柔情地诉说

  哥哥愤懑的哀怨。因为稀疏的绿草触及

  陌生者的膝盖,石化的头颅;

  渐近的蓝泉发出女人的哀怨。

  ▍卡斯帕尔·豪斯之歌

  ——献给B·洛斯

  他确实爱那紫烟中落山的夕阳,

  林中的小路,歌唱的黑鸟

  和那片芳草萋萋。

  他树荫下的栖居毫不做作,

  他的容貌纯真。

  上帝将柔情的火焰判给他的心:

  啊,人!

  他的脚步悄悄引他到傍晚的都市;

  他嘴里的阴森怨诉:

  我要做一个骑士。

  可是他身后紧随着丛林和野兽,

  白色人的家乡和暮园,

  他的刽子手搜寻着他。

  春来夏去,义人的秋天清丽,

  他轻轻的脚步

  绕过梦幻者昏暗的房间。

  夜里他独守他的星辰;

  看雪花飘落枯枝,

  刽子手的影子印在朦胧的穿廊。

  尚未出世者的头颅银闪闪沉坠。

  ▍索 尼 娅

  傍晚复返昔日的花园;

  索尼娅的生涯,蓝色的寂静。

  迁徙的野鸟漂泊的途程;

  枯树伴着秋天和寂静。

  一朵葵花温柔地垂下,

  垂向索尼娅白色的生涯。

  红色的创伤,从未显露,

  让人在幽室暗度生涯,

  那里响起蓝色的钟声;

  索尼娅的跫音,温柔的寂静。

  垂死的鸟兽声声离情,

  枯树伴着秋天和寂静。

  昔日的阳光闪闪映照,

  照着索尼娅白色的眉睫,

  浸湿她面颊的朵朵雪花

  和那片荒凉,印在她眉睫。

  ▍追 随

  庄稼和葡萄已经收割,

  秋天安息的乡村。

  锻锤铁砧不停敲响,

  紫树林中的笑声。

  请给白色的童子捎来

  昏暗篱边的女菀。

  讲诉我们已死去多久;

  夕阳渐渐黯淡。

  红色的鱼儿池塘里游;

  前额悚然映现;

  晚风悄悄吹向窗棂,

  蓝色琴声婉转。

  夜空的星星亲切闪耀,

  让人再看一眼。

  母亲的形象惶恐而痛苦;

  木犀草隐入黑暗。

  ▍孤 独 者 的 秋 天

  昏暗的秋天携来丰硕的果实,

  美好的夏日,光彩渐渐暗淡。

  纯净的蓝光逸出朽坏的躯壳;

  群鸟的飞翔沉吟古老的传言。

  葡萄已经酿榨,那柔和的寂静

  蕴含着神秘疑问的轻悄答案。

  座座十字架耸立在荒凉的山岗;

  一群牲畜迷失在红色的树林。

  云彩缓缓飘过湖泊的镜面;

  农夫安宁的神态沉入梦境。

  夜晚蓝色的羽翼悄悄拂过

  黑色的大地,麦秆铺成的房顶。

  星星就要在倦者的眉间筑巢;

  淡泊默默回归清凉的小屋,

  天使悄悄步出恋人的蓝眼睛,

  恋人愈加温顺地忍受痛苦。

  芦萩 萧瑟;恐惧森然袭来,

  当干枯的柳树滴下黑色的露珠。

  ▍焚 风

  风中盲目的哀怨,朦胧的冬日,

  童年,跫音悄悄消失在黑色的灌木丛,

  悠悠的晚钟。

  白夜悄然而至,

  将坎坷人生的痛苦和忧患

  化为紫色的梦,

  苦难的毒钩便永远留在腐烂的肉体。

  惊悸的灵魂在睡梦中深深叹息,

  风在摧折在树上深深叹息,

  母亲哀怨的形象

  晃过孤独的树林

  这片沉默的悲伤;夜,

  满是眼泪,愤怒的天使。

  童子的骨骼在光秃秃的墙垣银闪闪粉碎。

  ▍致 沉 寂 者

  哦,大都市的癫狂,傍晚的时候

  畸形的树守望在黑色的墙垣,

  恶魔从银色的面罩向外窥探;

  冷漠的夜以磁鞭驱逐光明。

  哦,沉坠的晚钟。

  冰凉的颤粟,妓女分娩死婴。

  上帝的愤怒狂鞭痴迷者的前额,

  紫色的瘟疫,撕裂绿眼的饥饿。

  哦,黄金恐怖的笑声。

  但更沉寂的人类在昏暗的洞穴默默流血,

  坚硬的金属镶嵌成拯救的头颅。

  ▍死 亡 七 唱

  春天淡蓝的暮霭;吮吸的树下

  一个暗影潜入傍晚和衰亡,

  聆听乌鸫婉转的哀怨。

  夜默然出现,一只泣血的兽

  在山坡缓缓倒下。

  湿润的风中苹果树花枝摇曳,

  枝缠枝银闪闪分离,

  从朦胧的目光中死去;陨落的星辰;

  童年温柔的歌谣。

  昭然显现,梦游人曾经走下黑树林,

  山谷蓝泉潺潺,

  他悄悄撩起苍白的眼帘

  窥见自己雪白的面孔;

  月亮从洞穴中逐出

  一只红兽;

  妇人们阴森的怨诉在呻吟中死去。

  白色的陌生者更欣喜地

  向自己的星辰祷告;

  一只死兽如今默默离别衰落的家。

  哦,人的腐烂的形象拼凑而成:冰冷的金属,

  沉沦的树林的夜与恐惧,

  野兽烧灼的荒原;

  灵魂悄无声息。

  梦游人已随黑色的小船漂下闪光的激流,

  一片紫色的星星,

  嫩绿的树枝平和地垂向他,

  银色的云化为罂粟。

  ▍人 间 地 狱

  秋天的墙边,影子在山坡搜寻

  沉吟的金黄

  吃草的暮云

  在枯槁梧桐的安息里。

  这时代吮吸更阴暗的泪水,

  天谴,当梦幻者的心

  漫溢紫色的晚霞,

  烟尘都市的忧郁;

  金色的清冽从墓园吹送

  行进者,陌生者,

  像一具柔软的尸体暗暗陪伴。

  石头建筑微微响动;

  孤儿院,阴沉沉的医院,

  运河边一艘红色的船。

  腐烂的人们在黑暗中

  梦幻沉浮,

  天使前额冰凉

  步出一扇扇黯淡的门;

  蓝光,母亲控诉死亡。

  从她们的长发滚过

  喷火的轮子,浑圆的白昼

  大地的苦难永无尽头。

  在无欲的清凉房间

  家具霉烂,以嶙峋的手掌

  不祥的童年在蓝光之中

  摸索童话,

  肥鼠啮咬门和柜,

  一颗心

  凝固于雪白的寂静。

  谎言黑色的刀剑,

  饥饿紫色的诅咒

  回响在腐朽的幽暗里,

  一道铁门恍惚间关闭。

  ▍太 阳

  黄澄澄的太阳天天爬上山岗。

  美呀树林,昏暗的兽,

  人;猎人或牧人。

  粉红的鱼儿浮现在绿色的池塘。

  苍穹之下

  渔夫悄悄划动蓝色的小船。

  葡萄和庄稼慢慢成熟。

  当白昼默默倾斜,

  善的和恶的已准备就绪。

  夜降临之时,

  流浪者悄悄撩起沉重的眼帘;

  阳光射出幽暗的峡谷。

  ▍笼 中 乌 鸫 之 歌

  ——献给L·V·菲克尔

  绿树丛中的幽暗气息。

  蓝色的小花簇拥着孤独者的

  面孔,橄榄树下

  渐渐消失的金属跫音。

  夜以沉醉的羽翼噼啪飞起。

  谦卑暗自泣血,

  露珠从开花的刺丛缓缓滴落。

  闪光的手臂的悲悯

  拥抱着一颗破碎的心。

  ▍夏 天

  林中布谷鸟的哀鸣

  在傍晚沉默

  麦子和红色的罂粟

  更深地垂下。

  一阵黑色的风暴

  迫近山岗。

  蟋蟀古老的歌声

  消失在田野。

  栗子树的树叶

  不再摇曳

  楼梯上你的衣衫

  嚓嚓地响。

  蜡烛默默照亮

  昏暗的房间;

  一只银色的手

  曾让它熄灭;

  无风之静,无星之夜。

  ▍残 夏

  绿色的夏天悄然成熟,

  还有你结晶的面孔。

古希腊哀悼名句 古希腊哀悼名句大全

  湖畔的野花在黄昏死去,

  乌鸫惊悸的叫声。

  一生徒劳的希望。院子里

  燕子已准备南迁,

  夕阳沉下山岗;

  夜已催唤赴星星的旅程。

  村庄的寂静;离弃的树林

  在周遭沉吟。心呀,

  此刻以更深的爱

  垂顾那安息的女人!

  绿色的夏天悄然成熟,

  陌生者的跫音

  穿过银色的夜。

  愿蓝色的兽思念它的小径,

  它的灵性岁月的谐音!

  ▍西 方(第四稿)

  ——献给E·拉斯克尔—许勒

  1

  月亮,恍若一只死兽

  踱出蓝色的洞穴,

  落花纷纷

  飘零在山路上。

  病兽银色地痛哭

  在傍晚的湖畔,

  黑色的小船上

  恋人早已死去。

  或者埃利斯的跫音

  穿过林苑

  风信子的林苑

  又消失在橡树下。

  哦,晶莹的泪水

  朦胧的影子塑造出

  男童的形象。

  游蛇般的闪电照亮了

  永远清冽的长眠,

  当泛绿的山岗

  响起春天的雷暴。

  2

  我们故乡的绿树林

  如此轻悄,

  晶莹的浪花

  在危墙边死去,

  我们曾在梦中痛哭;

  歌者以踌躇的脚步

  沿刺丛走去

  在傍晚的夏日,

  在远方渐渐暗淡的葡萄园

  神圣的安息里;

  此刻影子,悲哀的山雕

  在黑夜清凉的怀抱里。

  一道朦胧的闪光悄悄

  结束了忧郁紫色的圣餐。

  3

  庞大的都市

  你们在平原

  漠然崛起!

  失去故乡的人

  前额昏暗

  无言地追随风,

  山岗光秃秃的树。

  你们暮沉沉的江河!

  颤栗的晚霞

  在翻卷的云层

  惶惶不安。

  你们垂死的民族!

  苍白的浪花

  粉碎在夜的海滩,

  陨落的星辰。

  ▍灵魂的春天

  梦中的呼唤;疾风穿过黑巷,

  春天昭示的蓝光透过残枝

  和紫色的夜露,天边的星辰渐渐熄灭。

  拂晓河水泛绿,古老的林荫道

  和都市的钟楼一片银色。哦,漂流的小船上

  浅浅的醉意,童年的花园里乌鸫鸟

  幽暗的啼鸣。曙光照亮了蔷薇色的原野。

  水波恣意喧腾。哦,草滩湿润的影子,

  奔走的牲畜;抽绿的花枝

  轻拂晶莹的前额;闪闪摇晃的小船。

  太阳在山边的玫瑰云里悄声沉吟。

  针叶林无比寂静,河岸肃穆的荫影。

  纯真!纯真!死亡和灰色石质的沉默,

  何处是它们可怕的小径,黑夜的悬崖

  和不安的阴影?闪亮的阳光深渊。

  妹妹,那一刻我在荒凉的林间空地找到你,

  在下午,野兽的沉默无边无际;

  疯狂的橡树下的白妹,刺丛开银色的花。

  暴烈的死去,心中歌唱的火焰。

  流水更幽暗地摩挲鱼儿美丽的游戏。

  悲哀的时辰,默默注视太阳;

  灵魂是大地上的异物。灵性的蓝光

  笼罩被蹂躏的树林,幽暗的钟声

  在村庄久久回荡;宁静的送葬。

  桃金娘默默开放在死者白色的眼睑上。

  沉坠的午后河流悄声沉吟,

  岸边的荒原绿得更暗,蔷薇色风中的欢乐;

  傍晚的山岗哥哥柔情的歌声。

  ▍昏 暗 之 中(第二稿)

  灵魂令蓝色的春天沉默。

  湿润的夜枝下

  恋人的前额已震颤沉坠。

  哦,抽绿的十字架。男人和女人

  曾经以昏暗的对话相互辨认。

  沿着光秃秃的墙垣

  孤独者正随他的星辰漫游。

  被遗忘的狩猎的蛮荒

  曾经沉积在

  月光照亮的林中路上;

  蓝色的目光逸出风化的山崖。

  ▍逝 者 之 歌

  ——致K·B·海因里希

  群鸟的飞翔无比和谐。葱郁的树林

  在傍晚汇聚更幽静的茅棚;

  小鹿亮晶晶的草原。

  暮色平息了溪流的喧声,湿润的荫影

  和随风吟哦的夏日花卉。

  沉思者的前额有暮霭铺散。

  他心中闪耀着一星灯火,善良

  和圣餐的宁静;因为上帝之手

  使面饼和葡萄酒圣洁,哥哥以迷离的目光

  默默望着你,他渴望结束荆棘的旅程。

  哦,栖居在夜的蓝色灵光里。

  室内的沉默也慈爱地笼罩着老人的影子,

  紫色的痛苦和一个伟大的种族的哀怨,

  它如今随孤独的孙辈虔诚地逝去。

  因为在石化的门槛旁忍者神采奕奕

  从癫狂的黑色时刻醒来,

  他周围凛然环绕着清凉的蓝光和秋天的余辉,

  寂静的家园和森林的传说,

  规范,律法和逝者洒满月光的小径。

  

The End

发布于:2022-11-24,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恩尚生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