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健康教育类名言名句 心理健康教育的名句

博主:古诗词网古诗词网 2022-11-24 22:25:10 296

  寻找身边的公益达人

  这是第7个公益达人的故事

  

  杨阳

  中学心理教师

  心理咨询师

  国家职业发展辅导师

  美国纽约“一人一故事剧场”中心认证导师

  想象一下你心情极度低落,去做心理咨询,推开门,里面坐着一位笑容可掬的年轻人,柔声问你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工作很多领导霸道孩子调皮生活压力太大感叹人生真没意思啊。年轻人一把拉开椅子,扯过架子上的一块布,说,你让开点儿,我来演演你的故事。说着挥动布条,一会儿是表情狰狞的老板,一会儿是焦虑烦躁的你。你看得目瞪口呆,突然有一刻昔日的委屈涌上心头让你差点鼻塞。

  这时有学生推门进来高喊:“老师,我最近很不开心!”,年轻人笑着说,来来来,有什么不开心的说一说,我演给你看。你大惊失色,低头沉思:难道我误入了话剧表演室?

  接待完三个心理咨询案例后,杨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琢磨着第二天的工作安排。

  连续几周高强度的工作让他在结束的这一刻感到既放松又疲惫。周一到周五,他是广州市天河中学的心理教师;周末,他换上另一种身份——广州市未成年人心理咨询与研究中心特定咨询师,把假期腾出来做免费的公益心理咨询。

  

  实际上,这位年仅30岁的高中老师还有很多身份标签,大多与心理健康教育有关,每一个标签都是荣誉的象征。除了本校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外,杨阳还要接受各个区的邀请去做心理健康教育培训,曾接待心理咨询与辅导个案超过500人次。

  但是,今天这个故事说的不是心理咨询师杨阳,而是一人一故事剧场演员杨阳。

  一人一故事剧场,是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实验剧场运动中兴起的一种即兴演出方式,英文叫Play Back Theater,即是观众现场分享自己的感受或故事,演员听完故事后,即时在剧场里将故事重演,并将表演作为礼物回赠给现场观众。

  

  2005年,广州是大陆最先接触“一人一故事剧场”的地方,也是迄今为止发展的最好的城市。2009年,广州同声同戏剧团成立,带着“每个生命的故事都值得被聆听,被尊重”的理念而来,启动了本土“一人一故事剧场”,到后来在公益圈里小有名气。

  

  2012年,从高中起就热爱表演的杨阳加入同声同戏剧团,开始接触“一人一故事剧场”这个在当时很是新鲜的事物,并尝试将“一人一故事”与心理学教育的工作结合起来。如今他已经是剧团的资深团员,最拿手的就是用表演“一人一故事”来探究和展现人的心理,帮助人们看见自己。

  在他看来,戏剧和心理学一样,都在关注人本身,关心人的心灵成长。

  

  “都市里,人与人之间蛮疏离的。人们都很匆忙,奔走于几点之间,很少会停下来去聆听彼此,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做了什么?”,杨阳说,戏剧是一种很美的形式,可以链接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把人们的故事真实地呈现出来。

  国内仅有3名美国纽约“一人一故事剧场”中心认证导师,他是其中之一。

  

  他参加的“一人一故事剧场”演出超过60场,在剧场中他不仅是演员还是领航员。领航员要把控整个剧场的节奏,用自己的理解去感染和引导其他演员,是非常关键的角色。

心理健康教育类名言名句 心理健康教育的名句

  这个领航员不简单,曾获邀在乌镇国际戏剧节、广州青年非职业戏剧节、深圳湾艺穗节等大型活动中作主题演出,还把一人一故事剧场带进广州大剧院、星海音乐厅、广州话剧艺术中心等艺术殿堂进行免费公演。

  

  在星海音乐厅演出

  像个不停转的陀螺,杨阳每周要被各市各个学校争相邀请去给学生上课,开展“一人一故事”课程培训,动辄就是十几二十几个小时,明明是心理健康教育课孩子们却玩的不亦乐乎。

  

  现在,他的观众早已不限于学生、家长和老师了,还有工伤职工、医生、社工、志愿者、基督教徒、LGBT人群、残障人士、癌症患儿、失独家庭等。

  

  为少数群体作公益演出

  这些人看到自己的故事没有经过任何排练,被即兴表演出来时感到非常惊讶,惊讶之后是巨大的感动。不管是普通人还是普通人眼中的“异类”都从质朴的表演中感受到了心灵的触动。

  “真的有人在认真听我的故事”,有观众哽咽着说。

  

  在少年宫作融合教育演出

  “纵使不完美也可以冒险尝试“,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是杨阳希望“一人一故事”能够传递给观众的信念。不管大小,每一次成功的演出都让他备受鼓舞。观众回忆的泪水和释怀的笑容是美丽的馈赠,而某一刻的共鸣与感动是他给自己的奖励。

  

  戏剧和心理学健康教育都是他热爱的事情,二者还可以结合起来做公益让杨阳觉得很幸运也很感恩:

  以前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演员。结合自己的专业服务人,又好玩又有乐趣,又可以传承,这是普通演员和教员都享受不到的乐趣,而我两者兼备,我也是蛮幸福的。

下期预告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