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说过的经典名句 林则徐曾说过的一句著名的话

博主:古诗词网古诗词网 2022-11-25 10:25:34 291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兵家经典格言,也是外交活动中广为认可的名言。林则徐在奉命赴粤查办海口事件、在办理夷务过程中及事后都十分重视“知彼”:探访“夷情”(“夷情”为林则徐当时所称,以下将引号省略),掌握夷情,认识夷情,根据夷情采取驭夷、治夷、筹夷对策和措施。林则徐在这方面做得非常认真,很有成效,具有深远影响。学界对此已有些关注和研究,但缺乏深入、全面、系统的考察和透视,本文力图对此作些弥补,以期对林则徐的全面、客观评价有所裨益。

  一、多方探访夷情

  林则徐对夷情的探访在他奉钦差使粤之命开始,“随时密察夷情”“探访夷情”“察看夷情”。他感到“初次到粤,人地生疏”,为了及时了解夷务夷情,他特遣派一二人先行到广州“密行查访”,初步掌握了广州海口鸦片走私情况和突出的外国鸦片贩子。

  抵广州后,他“遍访鸦片来由”,不放过任何获取信息的渠道。当得知福建有两名遭风孟雅喇夷人解送到广州,林则徐嘱委员“详细译讯”,讯问他们鸦片如何栽种制造,每箱成本若干,报税若干,在何处收购等。

  经过探访,林则徐对鸦片走私线路、趸船趸积的鸦片、窑口、快蟹等信息全在掌握之中,为饬令夷商缴烟和虎门销烟作了充分准备。虎门销烟后,他在奏折中说:“臣等会办夷务以来,窃思鸦片必要清源而边衅亦不容轻启,是以兼筹并顾,随时密察夷情,乃知边衅之有无,惟视宽严之当否。”根据夷情,在对夷的策略上宽严结合,有宽有严。林则徐指出:“宽固可以弭衅,宽而失之纵弛,则殆患转足养痈;严似易于启衅,严而范我驰驱,以小惩即可大戒。此中操纵,贵审机宜。”

  

义律

  英国商人在义律的控制下,缴烟后没有如式具结,被驱逐仍赖着不走,对此,林则徐严密注视其动态。他认为:“现值防夷吃紧之际,必须时常探访夷情,知其虚实,始可以定控制之方。”他访获英夷与澳门夷人往来书信六封,秘密请“谙晓夷字之人译出汉文”,从中了解夷情。

  鸦片战争爆发后,林则徐虽然被革职,仍关注夷情,他在致奕山的函中强调说“夷情叵测,宜周密探报”。他在报告广州虎门内外英国兵船驻舶情况后指出:“此等情形,朝夕变迁,并非一致,似宜分遣妥干弁兵,轮流改装,分路确探,密封飞报,不得捕风捉影,徒乱人意。其澳门地方,华夷杂处,各国夷人所聚,闻见最多,尤须密派精干稳实之人,暗中坐探,则夷情虚实,自可先得。”英军侵占定海后,他“屡经设法密探定海情形”,了解到“各夷船本系随带鸦片,售作资粮,今已伙食无多,转瞬风色将转,均甚愁急等情”,认为英军“伎俩之穷,已可概见”。

《澳门新闻纸》

  通过“新闻纸”采访夷情,是林则徐办理夷务中始终很重视的一条探访夷情渠道。他到广州后,专门雇了一批翻译之人,搜集新闻纸,翻译新闻信息,编成《华事夷言》,作为决策参考。他说:“新闻纸零星译出,……惟其中颇多妄语,不能据以为实,不过借以采访夷情耳。”“有夷人刊印之新闻纸,每七日一礼拜后,即行刷出,系将广东事传至该国,并将该国事传至广东,彼此互相知照,即内地之塘报也。彼本不与华人阅看,而华人不识夷字,亦即不看。近年雇有翻译之人,因而展转购得新闻纸;密为译出。虽近时间有伪托,然虚实可以印证,不妨兼听并观也。”

  上述说明,林则徐对夷情的重视和多方探访,目的是为了办好夷务,更有成效地同夷人打交道、控驭夷人、抵御夷人的侵犯。

  二、对夷情的认识

  探访夷情的目的是为了知夷情、掌握夷情,作为决策的依据。林则徐经过多方探访,对夷情有许多认识。他掌握、认识了如下几方面的夷情。

林则徐发布禁烟告示

  其一,贸易之夷情。对来到广州贸易的各国商人称“夷人”“夷商”。夷人“惟利是图”“贪图贸易”,在广州贸易的夷人获利甚厚,夷人以贸易致富,中国的茶叶、大黄、生丝是夷人不可缺少的,广州贸易,英国夷商最多,贸易量最大,其次是美国等,这些是林则徐对贸易之夷情之基本认识。贸易对夷人来说是很看重的事,林则徐因此把允许或断绝夷人贸易作为治夷、驭夷的重要手段。道光十九年(1839年)二月初四日,林则徐在《谕各国商人呈缴烟土稿》中写道:“照得夷船到广通商,获利甚厚,是以从前来船,每岁不及数十只,近年来至一百数十只之多。不论所带何货无不全销,愿置何货无不立办,试问天地间如此利市码头,尚有别处可觅否?我大皇帝一视同仁,准尔贸易,尔才沾得此利,倘一封港,尔各国何利可图?况茶叶、大黄,外夷若不得此,即无以为命,乃听尔年年贩运出洋,绝不靳惜,恩莫大焉。尔等感恩即须畏法,利己不可害人,何得将尔国不食之鸦片烟带来内地,骗人财而害人命乎!”同年二月十二日,林则徐在《示谕外商速缴鸦片烟土四条稿》中同样指出:“尔等来广东通商,……不但以尔国之货,赚内地之财,并以内地之货,赚各国之财。……且无论大黄、茶叶,不得即无以为生,各种丝斤,不得即无以为织……而中原百产充盈,尽可不需外洋货物。若因鸦片而闭市,尔等全无生计,岂非由于自取乎?”从这两段引文中,显露林则徐对来粤贸易的夷情的基本认识:第一,夷商来粤贸易“获利甚厚”“利市三倍”,不仅运来的货物畅销,运出的货物也能满足需求。就是不卖鸦片,三倍之利自在,仍可赚钱、致富。第二,来粤贸易的夷商比以前大量增加,由以前的每年数十只夷船到近年增加至一百数十只之多。第三,中国的茶叶、大黄,外夷若不得此,即“无以为命”“无以为生”,各种丝斤,若不得即“无以为织”,其他出口华货,也为各国所必需,是必不能无之物。因此,林则徐规劝夷商,不要卖害人的鸦片,要珍惜中国广东这一处好码头,做正当生意,否则,如果因卖鸦片而被“闭市”,丧失“生计”,完全是咎由自取。

  

英国商人在广东贸易

  英国等国夷商来粤贸易,运出的华货不仅销往本国,还销往海外各国,“牟各国之利”。林则徐在奏折中报告了这种夷情:“盖海外岛夷之国,不知名者不啻盈千累百,因无力置船办货,故不能自达于天朝,而如茶叶、大黄、丝斤之类,则无一国不需此物。英吉利等国夷商所带内地货物,非独本国自用,尤利于分售各国,得价倍蓰。”从这一认识中说明,林则徐了解到海外有“盈千累百”的不知名之国,这些国家因无力置船办货,不能来广东贸易,所需华货只能由英国等国夷商贩卖。英国等国夷商也从中获利。

林则徐说过的经典名句 林则徐曾说过的一句著名的话

  英夷贸易断绝后,林则徐不赞同概断各国贸易。他分析夷情说:“窃以封关禁海之策,一以绝诸夷之生计,一以杜鸦片之来源,虽若确有把握,然专断一国贸易,与概断各国贸易,揆理度势迥不相同。”其他国家夷商缴烟后莫不遵具切结,无再夹带鸦片,所以按照规定,仍许其通商。现在如将未犯法之各国夷船与英吉利一同拒绝,“是抗违者摈之,恭顺者亦摈之,未免不分良莠,事出无名”,碍难批示。“且查英吉利在外国最称强悍,诸夷中唯美利坚及佛兰西尚足与之抗衡,然亦忌且惮之,其他若荷兰、大小吕宋、连国、瑞国、单鹰、双鹰、甚波立等国到粤贸易者,多仰英夷鼻息。自英夷贸易断后,他国颇皆欣欣向荣,盖逐利者喜彼绌而此赢,怀忿者谓此荣而彼辱,此中控驭之法,似可以夷治夷,使其相间相睽,以彼此之离心,各输忱而内向。若概与之绝,则觖望之后,转易联成一气,勾结图私”。

鸦片战争前上海港外的鸦片趸船

  其二,贩私之夷情。广东海口的鸦片走私是如何进行的,夷商是如何贩私的,他们为什么要违禁贩卖鸦片?林则徐对这种夷情探访得很清楚。林则徐查清了鸦片来源:由夷船夹带来粤。从前在澳门私售,后来经查禁,移到趸船上寄售。夷船先把鸦片卸到趸船上,再进黄埔港查验开舱贸易。因此在黄埔港查验不到鸦片。而趸船上的鸦片由岸上鸦片窑口的奸商派快蟹、扒龙之类的船只到趸船上取货盘送,贩卖到各地。当时,零仃洋上有多少趸船,估计囤积有多少鸦片,有哪些突出的贩私夷商,林则徐都了如指掌。因此,他认识到,鸦片走私要以杜绝鸦片来源为“首务”,坚决饬令夷商缴出趸船上的鸦片,并保证不再夹带鸦片来华,方准来粤贸易。

  

林则徐严查货品中是否夹带鸦片

  林则徐在奏报中说:“臣等察访夷情,因知外国商船来粤贸易者,必先在该国请领牌照,经过夷埠俱须验明,并于开船之时颁给禁约条款,谆谕不许在于中华滋生事端,酌限往返程期。如未领牌照擅自行船,查出即治其罪,船亦充公。是外夷禁令森然,并非纵其所如,漫不加察。而商船载来货物,动值数十万金,彼既爱惜重资,自必懔遵法度,故货船到粤,必皆报关候验,纳税报行。虽近年以来每有夷商夹带鸦片情弊,要亦先向趸船寄顿,始敢驶进黄埔,断无驾驶重船东奔西窜之理。惟因获利太厚,贩运愈多,各国虽间有之,而以港脚一处为尤甚。港脚地名曰孟雅喇,曰盂买,曰曼达喇萨,皆为英吉利所属之港口,即华言所谓马头也,距英吉利本国尚有两月路程,而其来至内地则比英夷为近。奸夷利欲熏心,罔顾厉禁,往往由外洋乘风窜驶,越过广东中路,直趋东路之南澳,以达闽、浙各洋,来去频仍,便成熟游之地。在天朝弥纶广大,无不遍示怀柔,即其所不应至之处违禁频来,亦惟自谨修防,其究至于驱逐而止。奸夷习知其故,相率效尤,沿海文武员弁不谙夷情,震于英吉利之名,而实不知其来历。”这一奏报说明,第一,林则徐认识到来华夷船是获得其本国批准发照的,而且禁止贩卖违禁货物也是其本国所实行的法令。第二,夷船载来货物,价值既重,自必爱惜,懔遵法度,因此到粤后能报关候验,纳税投行。第三,夷商因“获利太厚”,所以夹带鸦片贩卖,先寄顿趸船,再驶进黄埔。第四,各国夷商都“间有”夹带鸦片,而以英属印度各港口来华的夷船为“尤甚”。这些夷船有的还越过广东中路,驶往闽、浙各洋贩卖鸦片。第五,对贩私的夷船仅“驱逐”了事,不足以杜绝其“违禁频来”。这种认识,是林则徐提出对贩私夷船严惩(船货没官,人即正法)的重要依据。他指出,英国“所来贸易之人,不过该国之一贩户,并非贵戚达官。即鸦片皆私带而来,更非受命于其国主。且自道光十四年公司散后,一切买卖均与其国主无干。此辈奸夷性贪而狡,外则桀骜夸饰,内实恇怯多疑,稍纵即骄,惟严乃肃”。“度势揆情,愈知越窜之夷船不必空言驱逐,惟有严行惩办,乃可震慑其心,而亦并无后患也”。

林则徐要求外国商人“具结”永不夹带鸦片

  虎门销烟后,“论者以为英夷平日桀骜性成,今乃倒箧倾筐,帖然驯伏,是千万之重资尽掷,即百年之痼疾可除”。而林则徐“熟计深筹”,尤以新到粤夷船夹带鸦片为虑。为了永杜鸦片来源,“以昭信守”,林则徐谕令来粤贸易的夷商要如式“具结”,因为他认为夷情“反复靡常”“诡诈百出”“希冀鸦片复行”其具结了,说明他无继续夹带鸦片之念头,不愿具结,说明其仍有企图。而且,夷人最重然诺,守信约,具结对其有约束力,“于夷情明有范围,暗有把握,非具文所可同日而语”,所以,林则徐在此问题上毫不迁就,坚持不具结就不许贸易,以“生死甘结”作为判断夷之良莠的试金石,“凡外夷来粤者,无不以此为衡”。“彼愈不肯轻易具结,即愈知其结之可靠,亦愈不能不向其饬取”。

  在“交凶”问题上,林则徐了解到英国的定例、法度,以理情批驳义律不交罪犯的“谬妄”:“查该国向有定例,如赴何贸易,即照何国法度,其例甚为明白。在别国尚当依该处法度,况天朝乎?……至谓伊国律例亦应诛死,可见杀人偿命,中外所同。但犯罪若在伊国地方,自听伊国办理,而在天朝地方,岂得不交官宪审办?”

邓廷桢

  其三,敌对之夷情。以义律为代表的英夷在缴烟后不肯如式具结,又不交出殴毙林维喜的凶手,逐步与中方违抗,成为“逆夷”。此时,林则徐所认识的英夷夷情是“犬羊之性无常”“夷情诡谲”。“该夷义律在粤多年,狡黠素著,时常购觅邸报,探听揣摩,并习闻有‘边衅’二字,借此暗为哃喝”。道光十九年(1839年)七月二十四日,林则徐与两广总督邓廷桢会衔,在《英人非不可制应严谕将英船新到烟土查明全缴片》中,谈了他们对英夷夷情的认识,主要有几点:第一,英夷兵船作战的局限。“夫震于英吉利之名者,以其船坚炮利而称其强,以其奢靡挥霍而艳其富。不知该夷兵船笨重吃水深至数丈,只能取胜外洋,破浪乘风,是其长技。惟不与之在洋接仗,其技即无所施。至口内则运掉不灵,一遇水浅沙胶,万难转动,是以货船进口,亦必以重资倩土人导引,而兵船更不待言矣”。意思是英夷船坚炮利只能用在外洋,而无法施于口内浅水河道。第二,夷兵陆战的弱点。“夷兵除枪炮之外,击刺步伐俱非所娴,而其腿足裹缠,结束紧密,屈伸皆所不便,若至岸上更无能为,是其强非不可制也”。第三,英夷以贸易致富的局限。“该夷性奢而贪,不务本富,专以贸易求赢,而贸易全赖中国界以马头,乃得借为牟利之薮。设使闭关封港,不但不能购中国之货以赚他国之财,即彼国之洋布棉花等物亦皆别无售处。故贸易者,彼国之所以为命,而中国马头,又彼国贸易者之所以为命,有断断不敢自绝之势。而彼肆其贪狡,乃以鸦片漏中国之卮,历年既深,得财无算,于是奸商黠贾,富甲诸夷。第又闻该国前因构兵多年,大亏国用,……是其富亦不足夸也”。第四,英夷尚不敢“窥伺”中华。该国至中华海程七万里,风涛险恶,行舟艰难,“迥非西北口外得以纵辔长驱之比”。又闻该国现系女主,在位四载,年仅二十,其叔父分封外埠,恒有觊觎之心,“内顾不遑,窥边何暇”。因此,“知彼万不敢以侵凌他国之术窥伺中华,而其胠箧奸谋总以鸦片为浸淫之渐”。第五,夷商有争码头、吞并贸易场所的野心。贸易夷商,“向在他国往往争占马头,虽无国主之命,亦可私约兵船前往攻夺,得一新地,则许出资之人取利三十年,乃归其主,故于贸易之处,辄起并吞之心。如夷洋所谓新埠、新奇坡等处,皆其数十年来侵据之地,距广东海程不过旬日。占得一处,则以夷目镇之。蚕食之心,由是日肆,而畏强欺弱,是其禀性所成”。这是林则徐、邓廷桢在鸦片战争前对英国“船坚炮利”长技及富强的很有代表性认识。

(来源:2006年3月第33卷第2期《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郑剑顺)

  

The End

发布于:2022-11-2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恩尚生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